Sign in / Join
鼠疫

[簡易香港史] 捉老鼠一隻五分錢

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傳說中「金徽一百」的廣告?裡面有一段說,有人奉煙給皇上。他說,如果這支香煙得不到皇上的歡心。就請天降災難給他女兒,皇上回他,那你女兒就多災多難了。

至於德輔之後的羅便臣二世,多災多難的不是香煙,是香港。掃帚星德輔離任,並沒有帶走他帶來的不幸。香港就像中了降頭一樣,不斷的發生天災人禍。

羅便臣在 1891 年上任,不足兩年,香港就出現了異常的極寒,溫度跌至零度以下。當年不像現在一樣可以打邊爐,自然有很多人凍死。接下來就爆發了嚴重的鼠疫,當時的人類鼠疫的知識很少,怎樣爆發,怎樣傳染,完全不知情。

起因是在雲南的穆斯林起義,,導致了人口向兩廣遷移,而把雲南當地的病源體,也同時帶來到了嶺南。鼠疫先從廣西傳到廣州, 再從省城傳到關係親密的香港。

一開始只是少數患者,但不久之後就迅速傳播。很多人在家裡被感染,卻沒有走看醫生。結果導致了病死,屍體在外面拋棄,導致進一步傳染。

香港立即被宣佈為鼠疫的疫埠,那時候疫情已十分嚴重。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患者,也不知道傳染情況,擴散幾乎無法制止。

英國直接派出軍警強行入屋搜查,本來用意是盡可能找出所有病患和消毒,香港政府在處理鼠疫時手段非常強硬,而且德輔的政策使香港人和政府互不信任,還將強行收地將居民迫遷。這種橫蠻的行動反而爆發了警民衝突,政府和香港人的關係變得非常的惡劣。

疫病也因此去到高峰,每天死亡超過百人。對於鼠疫的恐懼,使大量的香港人移民離開。香港的三份一人口移走,部份去到海外,部份去到廣東,香港政府已無辦法,唯有向各國求援。

在危難之際,請到了法國的阿歷山大葉赫森。冒死來到香港,在一間簡陋的小屋,獨自對抗人類從未能解決的神秘鼠疫。作為國際港口的香港爆發鼠疫,最終的結果是散佈到全世界。跟香港有頻繁貿易的地區,包括美日以及大英帝國所有殖民地,從印度去到澳洲,都爆發鼠疫。

也許香港還是有點地運,竟然給他在香港的茅屋裡,發明了鼠疫的真身,也就是病源體「鼠疫桿菌」。長久纏擾歐洲的神秘黑死病,謎團在香港終於揭開。香港此疫,雖然受創甚重,卻開啟了防治鼠疫最重要的關鍵。故此去到今天,香港醫學博物館都有他的紀念像,紀念抗疫英雄葉赫森與香港的因緣。

那時候已經死了幾千人,而上環疫區的房屋只能全部拆掉。自此之後,鼠疫就對香港陰魂不散。接下來的幾十年,香港都逃離不了鼠疫的詛咒。

但政府慢慢開始利用香港人貪錢的個性,出獎金去打鼠捉鼠,慢有了成效。不斷的重覆爆發,香港今天完善的醫療系統,在不得不處理的鼠疫下,開始慢慢建立起來。香港人也開始普遍接受西醫的治療,並願意遵守衛生條例了。在最差的時代,也是希望重燃之時。

九七之後先遇到金融風暴,然後就是SARS,而十九世紀末的香港,也剛巧的是先遇上股災,再遇上鼠疫。

歷史總有其相似之處,那麼,這歷史又給大家甚麼啟示呢?把這歷史看下去就知道了。

因為,當年的少年孫中山,現在已經是青年。並正式在香港登上歷史的舞臺。

[文:鄭立]
[圖:多利]

Profile photo of 鄭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