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 Join

[溫故知新] 走狗臺事件

在八十年代末,北京發生了六四事件,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李鵬,主張出動軍隊武力鎮壓大學生,這個言論引起嘩然。然後他說完不久之後就成真了,所以他被視為六四事件的戰犯。說個冷知識,李鵬的父親當年的死因,據說是不懂粵語。

雖然經歷過六七暴動,但香港人不少是七八十年代,從中華人民共和國走難過來的。對於中國大陸,還是有著相當的歸屬感與感情,特別是冷戰後期的八十年代。中國大陸從文革中走出來,和美日的關係又在蜜月期,社會走向開放,溫和。經過文革後,檢討自身的傷痕文學盛行,再加上香港的學生組織很多都有左派背景,所以香港在八十年代,其實對於大陸變得民主自由的未來,是存有一點期望的。

不少香港人對大陸還是親近的,出於同情北京學生的緣故,導致了香港史無前例的百萬人大遊行,以及裡面有很多今天的建制派影星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總之,在那個年代,大部份香港人對六四的立場都是相近的。而對於李鵬的厭惡和憎恨,更是非常的深厚。

那種厭惡和憎恨,在於那個善良期望的落空,香港人赫然確定了一個事實。大部份人對於那個民主自由未來的美好幻想,已經破滅,怪罪於主張軍隊殺害學生的李鵬,港人的美夢就這樣爆破。甚至是親共左派,對於自己長年在香港建立的形象,被這個人在北京的行為弄至一鋪清袋,也是咬牙切齒。

在六四事件才剛兩週年的一九九一年,事情還那麼溫熱,可以想像當年香港人對李鵬的排斥程度。那時候,無線電視新聞部卻派了一個人,去北京採訪李鵬。

他就是袁志偉。因為做節目已很久,因為磁性的聲音很好聽,長得帥,臉上有酒渦,而很受歡迎。當年全香港都很熟悉他。

但鏡頭前這位令人熟悉的親近男主播,卻在訪問香港最討厭的人時,全程笑對李鵬,並和李鵬握手,香港人看到這段採訪,心理幾乎是斷了線。

這段訪問播出後,無線的收視暴跌十七個百份點,在亞視略略上升下,竟然短期裡反超越無線。電視臺還收到了大量的投訴電話,可見市民何其憤怒。袁志偉被香港的市民指責,據說有不少新聞部員工憤怒到提出要辭職。在港督巡視北區的期間,無線新聞臺人員採訪,更有一名老婦衝衝來向著採訪車呼喊「走狗臺! 」。這就是有名的走狗臺事件。

其實批評當年的袁志偉也未必是公平的。作為一個記者,可能真的是奉命行事也說不定。去到北京,說要全程黑著臉去採訪,也許並不可行。笑著去採訪,很可能只是沒有選擇。

我們很難知道或證明,採訪的當年,當事人在想甚麼。是否有甚麼責任,還是他其實只是無辜的棋子?我們也不能確定,一個人被這樣千夫所指過之後,對於那些把責任都放在他頭上的民運支持者,會否產生不憤、埋怨,甚至憎恨?如果有,這種憎恨是否有影響到之後的行為和想法?使當事人仇視一切社會運動與民主政治?更堅定的站在鎮壓者的立場?甚至是會仇視香港這個社會與文化?但這些已經無從證實和考證了。

無論如何,袁志偉在那次採訪之後。事業就扶搖直上,如直升機一樣不斷的升職。得到越來越大的權力。把他自己好或不好的想法,慢慢的實現。

[圖: 蕭邦]

Profile photo of 鄭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