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05_2016

    [震撼百萬人] 如何在獅子山頂對灣仔搞事?

    1. 獅子山是九龍最出名的山峰,以山貌酷似獅子聞名 2. 獅子山頂高達海拔 495 米
  • 暴徒

    女警: 「四處破壞,攻擊警察,你這樣跟你最討厭的那些暴徒有何分別?」 小志強:「那麼在我家被拆時,你在保護那些拆我家的人呀!雌性警犬!」 女警: 「那你就要變成暴徒了嗎!」 小志強: 「你們覺得我是暴徒... 我打人又是暴徒!不打人又是暴徒!」 小志強: 「... 那我為何不打X你班仆街?」
  • 法律的作用

    女警: 「施先生... 恕我直言,你明知這不會告得成。你是在浪費時間。」 施子山: 「讓抵抗者們不斷的上庭,被拘禁,被傳召,再讓其他人知道對抗我們會惹上這些麻煩,已經足夠了。」 女警: 「法律是用來維持正義的,別浪費法律資源。」 施子山: 「法律不是用來維持正義的,是用來保護懂他的人的權益的。」
  • 為何拍警匪片不算冒警?

    香港電影與警察,某程度上有一種共生互惠的關係。 這地球很多地方對於警察的形象,其實都傾向負面。 印象常覺得他們就濫用權力暴力,腐敗甚至參與犯罪。 相對而言,香港電影裡的警察, 形象比起大部份其他國家的同行良好,看起來是非常的幹練專業友善。 香港電影裡的警察文化,對於外國人而言, 本身也是有魅力的本土文化。
  • [光輝警訊] 案件重演

    「快,打電話回去報平安。千萬不要說我們綁架了你。說是你自己來的。」 「下?我自己來?那我豈不是偷渡?」 「你不講別人怎知你離開了香港呀!你說你是用輕功飛來的。」 「好啦,喂,阿邊個呀...(廣東話)」 「不要說廣東話!廣東話我們聽不懂!這樣我們怎知你說了甚麼?用普通話!」 「巧,禾躂稍甜心,禾健康良巧...(疑似普通話)」 「他媽的,我忘了香港人的普通話爛到我聽不懂,你下次還是寫信吧。」 [文: Cheng Lap] [圖: 蕭邦]
  • [世界名作下場] 仙樂飄飄一身痕

    好耐以前 有個天真爛漫既修女瑪莉亞 唔會默守成規 日日都去冒險同唱歌 佢去左有七個小朋友既上校家中 做家庭教師 佢成日教小朋友唱好多好多歌 連上校都聽出鼻血 當然佢地一家和樂 上校都鍾意左佢
  • 法治

    由加利:「你要反對政府我沒意見,但你們不可以破壞法治!」 國雄:「你認為法治是政府用法律統治我們嗎?」 由加利:「服從法律就是法治。」 國雄:「你錯了。法治是政府服從法律。」
  • 由加利 王一心 光輝歲月

    [為甚麼不能進去?你比我更清楚是為甚麼]

    任何邪惡的行為,一開始往往只是衝動,並未全然的墮落,要完成真正的墮落,是在最終還是要找為事情合理化的理由,說服自己時。做完之後那開始說服自己的漫長時間,才是真正讓靈魂慢慢墮落的烹調過程。因為人類無法承受長久的罪惡感與矛盾感,所以就會開始期望自己那個邪惡的行為,能解釋成正確和必須的。慢慢地,在各種細節中,找到自己能容身之處。重點是,對方也有錯。然後再將那錯誤不斷的放大,被害者當時如果不是這麼愚蠢,根本就不會導致這下場;你們說事發現場在這裡,但我告訴你,那處沒有出事,死人的是別處,所以你在扭曲事實;明明沒死那麼多人,你虛構數字,你立心不良;雖然你受傷或者死了人,不過我是自衛還擊,你竟然還擊,導致我那邊也有受傷甚至死人,難道我這邊傷的死的就不是人?只有你是人嗎?你有沒有同情心?
  • 由加利

    女警探秘

    所以你們覺得是誰令女警的右眼失去的?
  • 由加利

    女警資料

    本人為大家在意她的眼罩到底是左眼還是右眼的困擾,而感到抱歉,並希望大家能放下這件事向前看。 Q:她的男朋友是不是警棍? A:你已經觸犯了辱警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