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 Join
2016.05_21

[香港歷史] 香港機鋪文化


講機鋪竟然變成了歷史文章... 實在不是甚麼值得高興的事,但是香港的機鋪文化極度萎縮是個事實。在八十年代,機鋪對於(當時的)青少年來說是個聖地。因為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街機的畫面是遠超家庭遊戲機和電腦遊戲的,而且講動作和射擊,那些當年的主流類型遊戲機和電腦, 相比街機都是次等的。

八十年代,機鋪也被視為品流複雜,黑社會流連之地,家長都覺得在機鋪裡就是結識壞人。當年就有兒童場和成人場之分,十六歲以上只能去成人場,十六歲以下就只能去兒童場。實際上,機鋪之所以吸引,並不單單是提供了遊戲機,同時它也是同區青少年重要的社交場所。

不同學校的學生,隨便蓋上了校章,脫了校服,就會在機鋪出沒,結識別的學校的學生,甚至老師(有些老師也會在遊戲機中心出沒),有時還不打不相識的成為了朋友。當年沒有臉書這種東西,機鋪就是社群。所以比起遊戲本身,維持那種見面的關係,形成生活的一部份,才是機鋪文化的重點。機鋪也是一種小店,裡面也有自己的人情味,有些所謂不良少年,他們偶然可以在裡面找到一些認同。

香港機鋪的極盛期是九十年代至二千年,格鬥遊戲興起的時候。當年一個新進的遊戲可以抬到很高價,還有大量的人排隊,剩下的人在圍觀。在旺角等鬧區當年有的並不是金鋪、藥店,而是 Cybercity、Virtual Zone 等大型機鋪。當年差不多每一區都有自己代表性的機鋪,學會打格鬥遊戲變成一種社交技巧,高手對戰變成了盛事,甚至使用豪華的大螢幕。

香港機鋪文化當中,最重要的文化是「跟機」。作為一個喜歡排隊的民族,要玩自己想玩的遊戲機,放下一蚊在機前就是排隊的方法。至於覺得要多玩幾局的人,就會自己亮出大量硬幣,告訴後面排的人,你要排很久。特別是用上了固定玩法,「打方」可以玩很久。在格鬥遊戲盛行的時代,多數遊戲都是三局兩勝制。為了打最多的場次,就產生了一個文化叫「讓 round」。就是誰先贏一局,第二場打到快完的時候,就要輸給對方,使這遊戲不要兩局完成,有得玩第三局。在香港打機,不讓 round 會被視為沒有禮貌。

在機鋪裡基本上都註有一名「睇場」,往往是一個強壯的人,是否黑社會成員就不知道了,他平時不會太高調,往往是機鋪有輕微暴力衝突時,他就會很高速的處理事情,可能是勸服大家不要打架,也可能直接拖兩人出去叫你在外面打,如果機鋪有人搗亂也是由他們處理的。事實上睇場也不一定是黑社會,因為在機鋪很常見的另一種人,就是便衣警察。機鋪裡經常有暴力、失竊之類的案件,你看有些大叔在裡面無聊打一整天機,一有事發生就會表示警察的身份,所以也算是另一種睇場。特別是在較現代化的商場機鋪,便衣警察是一種很常見的人,常客會認得誰是警察。

暴力是機鋪裡很常見的事情,畢竟大家脾氣都不太好,而競爭性的遊戲中「挑機」,大家的機品往往不怎麼樣,特別是遇上某些可能被單方面視為不君子的玩法,香港稱之為「屈機」時,又或者遇上一些死守型的人在「打龜」時,很更容易令人暴燥發火, 很容易就會動武。雖然也有些人,在機鋪不是為了玩遊戲,而是為了從動武中尋找樂趣。在機鋪打架,其實拳頭架不多。因為地形太窄,人又多,很多時伸展不開來,又沒甚麼走位空間。在機鋪打架,很容易就會變成相撲甚至扭打。最常見的是用凳,特別是鐵凳。當有人使用鐵凳毆鬥,不僅很容易血花四濺。同時也容易誤傷旁邊的人和昂貴的遊戲機,打破玻璃就不太好了。所以很多機鋪都會放塑膠凳,是為了減少打架時的損害。

去到廿一世紀,機鋪先是被網吧洗禮過,慢慢老化,然後在網吧也沒落時,機鋪變成了師奶上去打推銀機的地方。大部份有名的機鋪都先後關閉,地方的小機鋪也大多消失。一些二三十年的老機鋪,剩下幾部經典的遊戲機、大量的賭博機、少數還願意在裡面天天來的師奶和阿叔。這個娛樂文化從開始到消失,大概也只有三十年左右,也只有這世代的人,有機會親自感受到了。

Virtual Zone也將於本月底結業,毒撚媒體與Game民力量今天舉辦了歡送Virtual Zone打機團,大家不妨一起打打機,懷緬一下。

[文:Cheng Lap]
[圖:多利]

Profile photo of 鄭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