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 Join

移民潮與九七憂患

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大部份人生活自由,安全,而且文化繁榮。英國在麥理浩時間後的政治,是走向了寬容,尊重本地人和自制。很多惡法都被放寬,特別是公安條例,早在三十多年前。香港已經是三十人以上的枎會和二十人以上的遊行才需要申請。而粵語和字幕的空間也不斷的擴張。即使經濟生活其實也是很多人都不太好,但不斷放寬的環境與氣氛,正是八十年代令人充滿希望的原因。可是這個時代卻被一個巨大的威脅籠罩,就是主權移交問題。

一九九七年香港的主權,會從這個帝國,交給另一個帝國。大家憂慮的,是這個帝國會停止這個走向開放的道路,他們憂慮新的政權,會將法律從人人平等變回只針對平民,害怕他們會用公共開支去掠奪公共財產。擔憂貪污和利益輸送會再起,不甘繁榮起來的粵語文化與傳統漢字可能再被打壓。不喜歡生活在一個因為發言就會失蹤和被捕的社會。雖然不知道未來是否如此。這種憂慮,為快樂的八十年代帶來一片灰霧籠罩。有人末日主義,紙醉金迷,盡可能的消費快樂過活。有人想要力挽狂瀾,做好面對這威脅的準備。有人則不斷找機會,盡早巴結新的主子,與其當被吃的獵物,不如當老虎旁的狐狸。

而當年的主流,多是想著取得外國國籍,逃離這個巨大的威脅。很多八十年代童年的人,都有過最要好的同學突然因為移民消失的經歷。永久別離的經歷,畢竟那時候還未流行 internet。一旦移民了差不多就完全失去聯絡了。

[圖: 蕭邦]

Profile photo of 鄭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