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 Join
專制

[社會課] 專制是甚麼?專制不自由嗎?

孟德斯鳩認為,人類的政體分為三種,分別是君主制共和制專制。他認為君主制是一種以榮譽支撐的自由政體,共和制是一種美德去支撐的自由政體,而專制則是以恐懼去支撐的奴役政體。

專制主義(Despotism)的觀念,是由古希臘提出的。專制主義的特質,在於「不受限制」。不受法律限制,不受傳統限制,不受憲章限制。也不受任何承諾限制。

你會留意到,孟德斯鳩認為君主制也是自由政府,而不是奴役政府,這個概念對於我們來說可能很稀奇。君主制不就是專制嗎?文明帝國這遊戲,一開始你只能有專制。後來你需要發明君主制。我們常常都看不出這兩者有甚麼分別。

君主制並不一定是專制,君主制也可以有議會與憲章。共和國也可以是專制,因為共和國的上層階級也可以不受限制。君主雖然是代表,但並不是沒有限制。君主制的延續是需要受大部份人所支持,再靠君主受歡迎而維持制度。

所以君主制跟普選民主制度不僅不衝突,君主制的核心是在於所有人對君主的愛戴與尊敬,使君主有那個說服力去說任何話,排解任何衝突。故君主制是建立在好感,榮譽與愛之上的。專制則相反,雖然他們也很樂意你愛他們。但是他們更相信權力來自被恐懼和服從。

君主與專制結合,就是君主專制。而孟德斯鳩就直接指出,中華王朝的制度是君主專制。而因為中華的歷史長期君主就等於專制,就像我們只見過白色的天鵝,就以為天鵝都是白色一樣,使我們會誤會君主制就是專制。

在現在專制是有負面的意義,但在古代是沒有的。在古羅馬拜占庭等,「專制者」並不是貶義。而是一種正式的職稱,當國家有危難的時候,羅馬人認為需要給予領導者更大的權力。方便他調度人力和資源去處理國家的危機。阿里士多德便認為,專制是建基於人類自願給予權力才成立的,所以專制並不可恥,相反能夠達成專制,代表舉國的忠誠團結,可能是一種榮耀。

統治者有完全的權力和完全的自由,去做任何事情,因為他有權使用國家裡的所有東西。所以,統治者也擁有所有資產,所有人擁有的土地,只是統治者恩賜給他們用的,隨時可以取回,其實跟借東西沒有分別。至於所有人,都是統治者的手下,他可以隨時命令你做事,如果你有行動自由,單純就是因為他恩准你自由。

所以,專制統治者,是最自由的人,專制統治者比起民主國家的領導者,要自由很多。民主國家的自由是均分的,變成了領導者也不太自由。而專制國家則相反,他大部份人都沒有自由,但成就了統治階級無上的自由。

專制國家的常態,並不是不自由,相反,專制國家的常態,是越高層越自由。一個人越接近統治層級,擁有法治國家沒有的方便與特權。你可以聽到說,我們的國家也很自由,因為去到最高層,你擁有的是違法的自由,隨意改變和解釋法律的自由。對於統治者來說,法治國家反而是不自由的國家,專制國家才是自由的國家。

可能你會以為,被統治者不自由,他們會厭惡專制吧?這也是相反的,被統治者雖然沒保障,他們卻非常羡慕統治階層的自由。而專制國家總會有一定的制度,讓被統治階級,相信自己有機會得到那種自由。科舉就是很好的例子。

這種國家,法律在權力面前並不重要。法律會在權力需要他時存在。但其他時候卻多數是人情。這些國家的臣民,對於法律的看法,就是法律只是一種管治蠢人與壞人的東西。好人,聰明人和精英是不該受法律限制的。引伸出來的是,覺得法律這種東西,只要能夠繞過,就必然繞過,而且覺得繞過法律得到利益是聰明靈活的證明。對於法律欠缺尊重,甚至覺得重視法律的人是死板,不近人情。出於專制的想法者,往往無法尊重法律。而也會把所有法律看成是權力問題而不是規則問題。

而且專制政體雖然自由,但是卻永遠脫離不了一種常態的恐懼。因為勝利者和統治者的權力完全沒有節制。所以不僅是被統治者恐懼,連統治者也恐懼。統治者很恐懼自己哪天突然被推翻或弱化時,他會立即被殘酷的報復,因為這不限制他權力的社會,同時也是不限制向他失勢時清算的社會,故此在專制下,連最高權力者,都是活在恐懼中的。

[文:鄭立]

Profile photo of 鄭立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