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in / Join
易經

[中港趣史] 當清朝鴉片糅合《易經》下

上次談到,在《易經》來說,陰陽是宇宙萬物的構成元素,人類為宇宙萬物一種,自然亦離不開由陰陽構成的系統。

中醫陰陽五行作為理論基礎,並將其應用到人體的結構與系統之中。因此,只要達到陰陽平衡,不但能夠使身體調和,預防甚至驅除病痛,並使自強不息,而且在命理上亦能透過古人累積的足跡來了解過去,改變狀況甚至推測未來。那麼吸食鴉片煙,如何能夠達此目的呢?吸食者又從而具體獲得甚麼呢?簡單來說,有三個層次。

首先,無論是18世紀初由印度傳入清朝的曼達克吸食法(Madak/madat)、隨後由爪哇將其演變而來的鴉片水與煙草拌合吸食法,還是在乾隆末年發明的單純吸食法服用鴉片,三者在製作的過程中都是先由火將鴉片漿液烘烤。例如,單純吸食法的製法是,首先會將鴉片膏加水熬成黏液,然後倒在小銀罐中。在這個過程中,以《易經》六十四卦來解讀,便是以代表火的第三十卦「」,將鴉片煮熬成黏液,接著形成了第二十九卦代表水的「」。火承托著水後,形成另一卦「既濟」。那麼什麼是「既濟」呢?在易卦六爻中,二和四爻為陰位,三和五爻為陽位。若陽爻居陽位(三和五爻)而陰爻居陰位(二和四),一般為「得位」,將事物發展具有條件,主吉。在「既濟」卦中,既得中又得正,為大吉,表示其在時間和空間上均宜,多能成功。而在六十四卦中,只有既濟卦全部得中得正,為成功之象。當然,處於顛峰狀態,亦是物極必反之時,一旦處理不當,便容易陷入懈怠和混亂。當中的具體例子,就如雍正年間由於鴉片煙成癮的惡習迅速由福建廈門台灣一帶蔓延,因此雍正七年(1729)清廷便頒布了中國第一道禁止販賣和製造鴉片煙命令。後來由於在乾隆末年所發明的單純吸食法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最後於嘉慶四年(1799)連作為藥用的鴉片貿易也立例一同禁止。至於往後的混亂狀態如何發展,歷史已不辯自明,不作贅述。

上坎下離的既濟卦。圖片來源:Google

上坎下離的既濟卦。圖片來源:Google

在第二個層次上,將鴉片膏加水熬成黏液後,一般製法會先將其倒在小銀罐上,然後以一尖頭平尾的銀簽沾些鴉片汁在燈上烘烤,等烘乾再沾汁烘烤,如此不斷重覆,直到銀簽上形成一個小球,稱為「煙泡」。之後,把煙泡放在煙槍未端的煙斗中,然後將煙斗部分置於帶有玻璃的燈火上燒烤,待煙泡遇火成煙後將煙吸入胸腔。

單純吸食法的製作過程。圖片本源:Peter Lee: Opium Culture: The Art and Ritual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

單純吸食法的製作過程。圖片本源:Peter Lee: Opium Culture: The Art and Ritual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

將鴉片汁烘烤成塊狀煙土的步驟,便形成易經六十四卦中代表地的第二卦「坤」。而當把上卦「坤」置於下卦「離」之上,便會出現第三十六卦「明夷」。那麼,「明夷」又是什麼呢?根據其卦辭「利艱貞」所引申的意思,「離」是指「明智」而「坤」是指「柔順」,內心明智外表柔順,用現代語言來說,就是韜光養晦,低調內斂,避免樹大招風,如周文王箕子等人一樣,可以避免世間的嫉妒和官場的衝突。

上坤下離明夷卦。圖片來源:Google

上坤下離明夷卦。圖片來源:Google

最後,吸食者透過風(呼吸)和火(燈)將水(鴉片)吸進體內,由代表水的陰,來平衡了代表陽的男性的過勞身軀和撫平了不定的心神,達致得中得正。步驟至此,三個層次完成。

如此看來,在沒有生物化學和高科技實驗測試的清朝年代,上層社會就是以傳統易經哲學糅合中醫智慧來演繹出這三個層次的鴉片效能。吸食鴉片煙使人相信除了能使身體達至陰陽調和,甚至能夠使人在吸食後心理上達至一個天時地利人和,充滿希望的境界。似乎,最初這批中國人相當清楚,鴉片的功效不但遠遠超出於醫學基本原理,而且根本不可跟我們現時自殘的精神和麻醉藥物甚至香煙的範疇同日而語。對於當時的他們來說,鴉片可是一種使內外調適的心靈雞湯。然而,在廣義的角度來說,以上這個層次的「功效」,本來就帶有中醫文化中重要部分「靜以修身」的異化色彩。

兩晉南北朝時,中國思想和文化較為傾向放逸縱慾。後來唐朝孫思邈針對這些魏晉遺風而倡導「修身寡慾」、「恬淡虛無」為中醫養生學的核心理論。到了金元時期,亦提出了要「滋陰降火」、「修身養性」與藥物治療相輔相成。自此,「修身養性」便成為中醫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不過,就如既濟卦一樣,由盛轉衰的清中葉開始追求心靈超脫的鴉片煙文化,卻把「修身養性」的概念誤解和異化。本來,鴉片煙由乾隆帝開始只是達官貴人「修身養性」的玩意,他們當然深諳作為清朝科舉必讀科目和糅合中醫文化的《易經》之道。不過隨著國勢轉衰和鴉片逐漸普及,中下階層在經濟上亦開始逐漸能夠負擔鴉片消費。加上國家外憂內患日趨嚴重,整個社會逐漸產生了以精神自慰抗衡外部壓力的脆弱狀態,社會中上層的消費文化因而逐漸隨著經濟能力和社會狀況迅速向下傳播。這種狀況無疑又須要借助一定的形式釋放出來 – 千百年來中國人對靈丹妙藥作為心靈超脫和消極避世的追求,此時鴉片所帶來的功能,無論在心態上甚至社會上都完全符合這種自圓其說的需求,鴉片於是隨即與《易經》之道一拍即合。配合只需吸食「十餘口後乃其味醇醇,每欲請益」的單純吸食法,試問鴉片在中國過去二百年又怎可能不大行其道?

[文:梁曉遴]

  1. 「將生鴉片和水按1:4的比例加以混合,待其溶於水後用棉花過濾。接著,將剩餘的液體再次煮沸,并不斷加入燒焦的的綠豆殼,使其變稠、飽和。最後,把這些固狀物制成小球,曼達克就做成了。」連東:《鴉片經濟》,第49-50頁。
  2. 18世紀初傳入的鴉片水與煙草拌合吸食法:「明未,蘇門答臘人變生食而吸食,其法先取漿蒸熟,慮去渣滓,復煮煙草葉為丸,置竹管就火吸之。」王宏斌:,《廣東社會科學》,2009年第5期,第104頁。
  3. Peter Lee: Opium Culture: The Art of the Ritual of the Chinese Tradition. RochesterVt, Park Street Press, 2006, p. 15。另見周春才:《漫畫易經》。台北,晶冠出版,2011年,第71-72,219-220頁。
  4. 「凡興販鴉片煙,照收買違禁貨物例,杖一百,枷號一月;再犯,發近邊充軍。私開鴉片煙館,引誘良家子弟者,照邪教惑眾律擬絞監候;為從杖一百,流三千里;船戶、地保、鄰佲人等俱仗一百,徒三年;如兵役入等借端需索,計照枉法律治罪;失察地方文武各官并不行監察之海關監督,均交部嚴加議處」王宏斌:,《廣東社會科學》,2009年第5期,第105頁。
  5. 周春才:《漫畫易經》。第165-166頁。
  6. 金麗:,《醫學與哲學》,2014年3月第35卷第3A期總第496期,第70-71頁。
Profile photo of 梁曉遴